张家界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投必从容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25:52 编辑:笔名
摘要: 回到家,一切喧嚣的污垢早已经被吞噬,想今日之所遇,不管是梦,是实,却已不在纠结难安中。提笔,欣欣然在一宣素纸上写道: 既投身于世,投必从容。 巧得天公作美,予我半日闲凉,神遇。

—题记

感觉整个人都沧桑了,似乎我的更年期提早运行,时间的刻度顺时针疾转,只见我渐渐浮老不堪的面容。

偷渡半日,解开沉寂封尘的青春的封印。一个人,无声的离开家门,初生的太阳,稀稀疏疏的光斑,不能带给我一丝温暖的感触,反而更加突显了我的苍白冷酷的素颜。稀稀染染的路人,这萧条无趣的景,已冰封的心支离破碎,洒落一地。

站在断桥的一端,随便捡起几个小石子,无力的抛到湖中,洋洋洒洒过后,荡起微微涟涟的小波儿。没看见鱼被我惊动,一只两只快活的游动着的倩影,反而在一个小摊贩上看见几只枯死的鱼,已成干。无奈的摇摇头,背着手,慵懒的踱步而行,太阳依旧是没有给我淡雅静美的仪态。

低着头,跟着路,不知已到何处。机械般的抬起头,转左转右,扫描四周的情况,依旧人影恍惚,然而我早已不理会这些了。这里仿若桃源,满目温温润润的树,棵棵都滋润闪光,还有芳草,萋萋郁郁。仔细聆听,鸟雀的声声催入耳,成为我静心安神的天籁,片刻,这天籁我便自主接收了。我深深吸一口气,自然的味道,我很需要,每一根浮躁麻痹的神经,经过一番无言彻底的洗刷后,便剔透晶莹,彷如一根根透镜,可以聚集阳光,还带着一丝安逸。耳朵突然异常的灵敏,听到水声伶仃点点,我循声而寻。

东行百余步,竹树枝枝相依,越陌而过,眼下是一个小谭。竹影游水,有鱼,似在人间遨游,奇然逸景。我想撕下沉重且丑陋的面具,将冰凉冰凉的泉水拂到炙热污浊的脸面,让其蒸发为水汽,飘散释然。于是可见潭水倒映着风华正茂的影子,欣欣然。潭底赫然刻着几个镶金大字:既来之,则安之,安之若磐石。偷想当年,作出这几个大字的人多若修仙者。俯坐潭边,不顾坚石冰冰凉,闭眼暗想自己若长袍举扇者,眉目修兮,雅然处世。睁眼,景色异变。

不知晨雾何时向我问安,我通体沉侵在这柔纱棉絮般的雾气中。水笼着雾,雾笼着小谭,我看不见潭水中自由蹿东蹿西的鱼儿,莫非它们是在准备一场盛大的庆典?我不了解鱼是何处购买的欢乐。于是,我起身,在雾里摸索着,但始终没有什么东西能给我一丝曾今温柔的感触。此时我忘记了太阳,忘记了自我,继续摸索,找一条曲折的小路。

不知谁的箫声引路,我加快了速度,只见一间古美雅然的小屋。走进看,屋顶竟然有一个女孩,在茅草屋顶,手里掬着一支竹箫,安然兴奏,音音相扣,声声悦耳。不知是否世上还存在于我这样的人,还是从进入此野地,我便是在做梦呢?“喂,喂......那个谁,过来帮我一个忙,帮我......我要下来,你要接住我。”秒梦方醒,疾速奔走过去,伸出两只顿时有力量的手,霎那间,那女孩便在我的怀里了,仿若天空飘落一鹅毛,轻轻飘落在我的手心,我呆目定身着好大一会儿。

距离那么近,四目相对。那女孩有一双夜明珠,发光,发亮,我忍受不住这刺激,徒然放开手,她若一片秋光落芳,柔柔地落在地面,没有一丝声音。偷偷看她,她一脸的微笑,又带一丝安谧,娇小玲珑的鼻子,安放在自然白皙天绝的美丽画卷上,仿若天造,我称鬼斧神工。华发黑如漆,若春柳飒飒翼翼,残留一丝香气。通身白纱素衣,腰间围着粉色锦带,若仙若神。光脚嫩趾,顽皮可爱。打扮如此不凡,如上界瑶池仙莲,以使我忘记先前纠结,和不堪一谈的心绪。

“公子,请屋里坐,请。”原来我可以称她为‘姑娘’的,“姑娘,请!”我抬起双手,指向屋内。原来屋内还有一人,我先行问安,“老先生,谨祝安康。”白发面润者还曰:“同安,寒冰公子,时间早已不多,请寒冰公子安静听完老夫讲罢,熏儿奏曲起兴。”一曲婉婉娟娟的流弦,《琵琶行》戈然而起。本想问老者为何知道我的名字,但是且听他说完再问得其中缘由。

“孩子,生活若水,你不必要强行将水化为炙热的水汽,那样你将会心性乱杂,让俗尘染罢。你不要因为外物的好坏,而或喜或悲的。天下琐事皆可称作浮云,你只消挥一挥衣袖,它们便会消散殆尽。世间浮花梦柳不可数,但是你不能做一个看戏人,你将要去创造,用心境改变外物,从而静谧自得。浮躁时,可看一些佛经,就能变得豁达自然。平淡看人间种种的不愉快,你便可心静自安。即使太阳不现,心中的太阳也要冉冉升起,照到每一个需要安抚的角落。记住,孩子,在世上不要刻意强求自己一定要做一名谁谁谁,然后为人类做出伟大的贡献,万事随缘就好。记住,你是一个豁达洒脱的人,自然的人!”老者淡然说完一番语重心长的妙诛,恰巧曲子也毕,姑娘笑。

“该走了,走了,冰,我们会再一次碰面的,再见,安好。”那女孩说了一番奇怪且暧昧的话。老者有怡然之态,手抚摸着长须,笑道:“太阳会在一刻钟后勃然生辉,你且去观罢。哦,还有一件事,在你回家的路上,你会遇见一个人,你见过的,在此处......”。

“你,你们,到底是谁?”我好奇加急切着。

“千年前的你,亦是千年后的你......”老者笑曰。

“你的红颜,你的知己......”女孩说完,也微笑着,注视着我。

老者依然微笑着,女孩依旧看着我,但一起消失了,一瞬间的消失。

雾气也消失,我端坐在曾经是小屋所在的地方,惊惊然,奇奇然。不知是梦,是实。呆呆的,仰头看天,以作判断。

不一会,只见浮云缓缓挪走,太阳这羞新娘终是被谁揭开盖头,露出红晕,染红了大地,融化了千年不败的内心世界的坚冰,给我不止一丝温暖的触感。内心充满着阳光,想到在竹林,我便想像竹子一样,内心也怡然自得了。

我不看路,行走美景。来到那个断桥,邂逅一个女孩,她们很像,但她却不叫熏。

回到家,一切喧嚣的污垢早已经被吞噬,想今日之所遇,不管是梦,是实,却已不在纠结难安中。提笔,欣欣然在一宣素纸上写道:

既投身于世,投必从容。

共 2 2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不管是前朝还是今世,从人们有思想开始就在进行思索,人生何以安顿?孔子、庄子、佛家......到了现代太多的生活压力,太多的利益诱惑,现代的人内心越来越迷茫,越来越浮躁。内心如何安顿成了太多人的渴求。本篇以如梦似幻的手法在和大家陈述和探索着这样的问题。欢迎您的来稿! [编辑 怡然]
1 楼 文友: 2011-06-1 08:42:0 投必从容,这是很多人追求的,但何以达到这样的境界这是很多人迷茫和做不到的。小说以梦幻般的手法给大家阐述了一个很深的人生问题,把深奥的问题简单化,非常好。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孩子中暑
安而康长效夜用纸尿裤
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
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